正在阅读: 廊坊多家开发商西安车祸称“被捐款” 市区两级部门自说自话

廊坊多家开发商西安车祸称“被捐款” 市区两级部门自说自话

2019-07-10 22:32:05来源:中国新闻网

廊坊多家开发商称“被捐款” 市区两级教育部门自说自话

许多地方的开发商乐于捐资助学,这本是善举,但在廊坊市,这种善举被质疑变了味。近日,廊坊市多家开发商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他们与廊坊市慈善总会签订了捐资助学协议,捐赠了不同数额的款项,有几百万元,也有上千万元,但是他们的心里不是滋味,原因在于这种捐款看似自愿,实则有点被迫的味道,“如果不捐款,开发商就拿不到廊坊市相关区域教育部门的签字,项目整个规划批准程序就无法继续进行。”

廊坊开发区管委会的该份文件明确了开发建设企业缴纳教育配套金的计算方法。廊坊开发区管委会的该份文件明确了开发建设企业缴纳教育配套金的计算方法。

新京报记者为此先后采访了廊坊市安次区、广阳区、开发区等相关区域教育部门,得到的答复大同小异,主要意思是企业捐资助学是自愿原则,但是如果企业不捐款,能否获得项目批准手续不好说。

7月10日,廊坊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回应此事称,该市的确下发过捐资助学办法,但是秉承的是自愿无偿捐款精神,其他各区捐资助学办法也是按照市里的文件精神制定的,至于可能存在的强迫捐款一事,他不甚了解,但是他强调此做法违法。

开发商:捐款并非自愿

“我们愿意捐资助学,但也不能名义上是自愿,实际上是被迫啊。”近日,廊坊市多家开发商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怪事,“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拿地后,在获得五证过程中,仍需要经过规划、消防、教育等多个部门的批准,而发生在廊坊市开发企业的捐资助学就与教育部门的批准手续有关。”

据廊坊市一家开发企业的负责人介绍,该公司在廊坊一区域有项目开发,去年,在项目联合审图阶段,即办理工程规划许可证之前,该公司从当地教育部门获悉,廊坊相关部门曾下发了一份文件,要求开发企业按照开发项目内的人口比例缴纳教育基金。“公司领导起初是不愿意拿这笔钱的,但是,我们的规划手续就被卡住了。直到2019年,我们缴纳了这部分钱,手续才办下来。”

“有些企业在廊坊开发区拿地,在办理规划手续之前,已经收到了廊坊开发区相关部门就此捐款事宜的文件,其他区域基本也是按照廊坊开发区的文件模式在征收这项‘捐款’。”一位当地房地产企业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介绍道。

记者获得了廊坊开发区管委会今年出台的《廊坊开发区房地产开发项目配建学校和幼儿园建设管理办法》(简称“办法”),办法的第二章第十一条明确规定,新建住宅小区应建未建的学校、幼儿园按照小区入住人口总数测算出相应的学位数,由开发建设企业一次性足额缴纳教育设施配建资金。办法进一步明确了不同教育阶段的教育配套金缴纳方法:

幼儿园教育配套金缴纳计算公式为:住宅小区规划总人口数(规划总数×3.2人)×4%×生均建筑面积(14.8㎡/人)×幼儿园建筑成本(5000元/㎡);

小学教育配套金缴纳计算公式为:住宅小区规划总人口数(规划总数×3.2人)×8%×生均建筑面积(10㎡/人)×幼儿园建筑成本(5000元/㎡);

初中教育配套金缴纳计算公式为:住宅小区规划总人口数(规划总数×3.2人)×4%×生均建筑面积(11.4㎡/人)×幼儿园建筑成本(5000元/㎡)。

上述相关企业负责人介绍说,“目前,如果在廊坊市安次区、广阳区、开发区拿地开发,都需要按类似上述相关规定缴纳教育基金。比如,一个1000户的住宅区,就按照1000户×3.2×(8%+4%)计算,约产生384个学位,每个学位需要缴纳4-6万元不等的教育基金。”

廊坊市多家开发企业提供的捐资助学收据及样本。廊坊市多家开发企业提供的捐资助学收据及样本。

“我们拿地时,已经按规定交了土地出让金、税款,政府是没有依据再向我们收钱的。现在相关区域教育部门让我们额外再交的这部分教育基金,都是按照所谓的‘无偿自愿捐赠’形式捐给廊坊市慈善总会。我们与慈善总会签订一个自愿捐款协议,然后拿着协议、收据等相关材料去属地教育局签字,方可进行下一步审批程序。我们都是非自愿捐款。”上述企业负责人说,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廊坊,有此遭遇的不止上述一家开发企业。据当地多位匿名开发企业负责人称,目前,已经有部分企业因急迫开发回收资金,被迫向廊坊市慈善总会进行了捐款,少的交了几百万元,多的交了上千万元不等。他们也曾向廊坊市相关部门反映过此事,廊坊市领导也曾为此开会研究过此事,但是并无下文。

上述当事企业负责人提供的收据显示,捐款项目大致为“用于小学、初中校园新扩建及维修资金等”,收款方为廊坊市慈善总会。一位开发企业负责人担心地说:“我们今年已经捐了一次了,但是接下来我们还有项目要开发,而且规模很大,那么,是不是我们还要再缴一大笔钱?”

廊坊相关区属教育局:企业不捐款,能否通过审批不好说

7月9日,新京报记者与廊坊市慈善总会取得了联系,相关负责人称,“这笔款项我们是收了,企业是自愿捐款,我们会按企业意愿原额捐给中小学,至于企业是否会因不捐款而不能进行拿地规划程序等问题,不属于我们职责范围之内。”

7月8日,廊坊市安次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员就此事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我们要根据地块大小、学生产生人数、产生学位数量等因素来确定需要缴纳的教育基金数额,有些情况可以不用缴纳,每个学位以捐款的形式给一亿元也收。”

当记者问及“是否如企业所述,不捐相关教育基金就不能进行批地规划?”“企业最初拿地时已经按规定交了土地出让金及税收,为何还要继续缴纳相关教育基金?”等相关问题时,上述工作人员称,“不是我们教育局这一关过不去,而是我们得听政府的。如果企业不履行职责,或者不配建,政府不批,我们出了意见没有作用。”

该工作人员进一步称,“政府如果说不用交,该给办理就办理,我们就办理。我们得打报告至政府,政府如果说让企业交这部分钱,我们就要执行政府的决定。甭管开发商是北京的,还是上海的,在廊坊哪个区就要听哪个区政府的,这是我们廊坊市政府有一个捐资助学的办法,各区都执行。”

记者又问“如果不交就不审批规划程序,这算自愿吗?”上述工作人员回答称,“你找我们政府问吧!我们局长说了不算!”

7月9日,记者就此事与廊坊市广阳区教育局取得联系,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局处理此事的程序与安次区基本相同。”而记者与廊坊开发区管委会取得联系,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此事要问廊坊开发区教育局。”廊坊开发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则称,“领导告诉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廊坊市教育局:确有此文件,企业自愿捐款

据记者拿到的一份文件显示,廊坊市人民政府曾于2018年9月发过一份《廊坊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廊坊市捐资助学办法的通知》,意在鼓励捐赠人自愿无偿为廊坊教育事业捐助,并没有强制语意。

对此,廊坊市政府工作人员让记者向廊坊市教育局了解详细情况。7月9日和7月10日,廊坊市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确认了此文件的存在,并强调廊坊市倡导企业自愿无偿捐资助学,其他各区相关文件也是根据市里文件的精神出台,在企业捐资助学一事上同样是自愿无偿的,“我们不清楚上述区域教育局关于学位收费的做法,我们是依据上述文件通知精神鼓励捐资助学,但是没有其他说法(强迫捐款),谁跟你说的上述说法,你找谁去。相关开发手续如果符合程序必须签字,否则违法。”

专家:被迫“自愿捐款”涉嫌违规

针对此事,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赵秀池认为,“按照相关法律程序,房地产企业在签订相关土地出让合同时,一般都会按约定缴纳土地出让金及税款,这部分款项基本将上述教育基金包含于内,企业无需再进行额外缴纳。如果廊坊市相关部门不能拿出有力的收款依据或理由,是无权让企业再额外缴纳上述款项的。”

赵秀池进一步认为,“即便廊坊市相关部门最终拿出了征收款项的依据,也应该按规定的程序征收,而不应以所谓的‘自愿捐款’模式进行征收,此举涉嫌违规。”

新京报记者 张建 唐洪涛 河北廊坊报道 摄影 张建 唐洪涛 编辑 武新 校对 吴兴发

[ 位置: 首页 > 游戏 > 游戏视频 责编:罗攀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