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X50横幅.jpg
处方朝鲜阅兵图片药易得 规范性难保证
2019-07-09 09:05:39  来源:百度新闻  
1
听新闻

处方药易得 规范性难保证

处方药陪伴有胃病的王莉十多年了。

从初中起,她就饱受胃痛的困扰,吃了“酸辣冷”的东西胃会痛,不吃早饭也会痛。疼痛来得突然而不可逆转。

后来,姑姑和奶奶推荐她吃奥美拉唑肠溶片,她试了后果然有用。尽管从没有经过医生的诊治,她的包里还是一直常备着这种药。吃完了,就再去药店补货。她一次也没被要求出示处方。“每一次都很顺利,除非药店把药卖完了”。

直到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王莉才得知,这种药是处方药。

不过,在为自己买药时,她也帮家人在药店买过处方药。“阿莫西林、头孢都买过,也都很顺利,药店从来没有要过处方。”

事实上,尽管于2000年实行的《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规定,对药品分别按处方药与非处方药进行管理,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但是,在网络上查询“处方药不用处方即可购买”的新闻却并不少见。现实中,普通人无处方去药店购买处方药,往往是多走几家药店碰碰运气就能办到的事情。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区三家连锁药店试图无处方购买处方药阿莫西林。

第一家药店明确表示,阿莫西林是抗生素,需要先在药房开处方才能购买。工作人员同时建议,这些西药抗生素都有替代药,如果非必要,不建议优先使用抗生素。

第二家药店也明确表示,阿莫西林属于处方药。如果没有用过,不能卖,“一旦出了事故,我们兜不起。”药店方面表示,现在工商局、卫生局等对于处方药查得特别严,只有确定症状确实需要阿莫西林治疗,才可以拿药。

第三家药店也建议记者根据症状使用中成药,但未提及其属于处方药,而是从药架上直接取出一盒“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片”,并问记者“来几盒?”导购员还提醒,“一盒12片,早晚各一片就行。”“但西药只能消炎,(看病)主要还得是中成药。”

除了实体药店的监管存在不足,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处方药管理的隐患也已经转到线上。日前,有媒体对20家网上药店和提供药品交易服务的第三方平台进行了调查,其中17家可购买处方药。在这17家药店和平台中,有的处方审核系统形同虚设,有的甚至无需上传处方,送药环节也不核对处方。个别平台还对处方药进行促销。

尽管自己“享受”了一些方便,王莉却认为,还是应该加强对处方药的管理,“病症不见好转还在长期服用,或者有的人买太多来服用,都会造成生命危险。我希望患者们都应该找医生看病之后再购买药,对症下药”。

处方流转困难是处方药管理一大难题

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赵飚在微信公号撰文“开炮”:经过多轮医改,处方始终无法流出医院。医院处方流不出来,社会药房凭处方销售处方药就是一个伪命题。“医院处方流出来与药店凭处方销售药品是一个前后的流程。前面的流程没有走通,强行要求后面的流程走通。就像大楼没有建好第一层,就要去建第二层一样。没有可操作性。”

在一场关于处方药零售改革与发展的专家研讨会上,北京德信行医保全新大药房有限公司质量总监侯明霞指出,没有充足数量的执业药师队伍也是线下实体药店遇到的实际问题。以北京为例,5000多家零售药店,仅配备执业药师6000人左右,这意味着不能保证每家药店有至少2名全职的执业药师,仅靠一名执业药师也不可能做到全年无休服务,一些药店必然会遭遇没有执业药师在现场审核处方的困境。

不仅是实体药店面临执行的问题,互联网销售处方药,也要跨越同样的阻碍。

中国药科大学社会与管理药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邵蓉等撰文分析,以目前国内普及度较高的电子处方为例,在国内诊疗体系下,患者在就医过程中,处方、收费与调剂发药通过医疗机构内部的信息系统(Hospital Information System,HIS)几乎同步进行。虽然根据《处方管理办法》(卫生部令第53号),医师采用电子处方时应同时提供纸质处方。但实际上,在当前医药分开改革尚未完成的情况下,多数医院仍然默认将电子处方从医师直接传递到医院药房的做法,患者若没有明确获取纸质处方的意愿,一般在完成药品购买前难以接触到处方。在这种情况下,处方外流的难度甚至超过了传统纸质处方,网售处方药从源头上存在障碍。

邵蓉等在文章中还指出,处方药通常具有一定的副作用及其他潜在影响,用药方法和时间往往有特殊要求,必须在医生指导下使用,因此一直以来,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销售药品最大的担忧就是处方药销售是否会失控。限制处方药销售的关键环节之一是执业药师对处方的审核,网售处方药亦是如此。对此,《处方管理办法》中提出了相应措施,如建立执业药师在线药事服务制度,由执业药师负责处方的审核及监督调配,指导合理用药等。然而,随着新版《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的实施,我国执业药师面临“供不应求”的局面,零售药店的执业药师配备尚未完全到位,互联网药品经营机构执业药师团队建设更有待商榷;另一方面,如何保证在线审方的执业药师按规定履行审核处方并监督调配的义务,且当处方存在问题时,如何划分执业药师和处方医师之间的责任,这些细则都有待明确。这些都是处方药监管的阻碍。

网售处方药前景广阔?医药领域充满期待

半年前,杨红严重的感冒引起了一位医生朋友的注意,这位医生朋友根据杨红的症状推荐了一种药。

朋友提醒她,这种药是处方药,尽管他不在医院,不能给她开处方,但杨红去药店先开一个处方然后就能购买。

药店的导购员得知杨红要购买的药品后,带她来到药店的收银处,一台电脑内置了在线看诊系统。这个系统中有多名医生,名字、学历、毕业学校等信息都是公开的。

在导购简单操作之后,杨红和一位中年女医生“配对”了。“医生穿着白大褂,我能看到她,她也能看到我”。

根据网络医生的提问,杨红向医生介绍了症状,并提出想要买之前朋友建议使用的药,这位医生很快便答应了。杨红还问,能否一起开两盒。医生回复她,一盒就可以了。仅多花费2分钟左右,杨红便顺利买到了这款处方药。

杨红对这次问诊买药的经历很是满意,她说,小病在附近药店解决很方便。这个系统已经推广到药房了,肯定是值得信任的。如果以后有需要,即便没有医生朋友的用药建议,自己还是愿意在药店的网络平台问诊开药。

实体药店“触电”上网,既避免了无处方开药的违规问题,又让患者及时对症下药。而业界更为期待的,无疑是互联网药品经营的市场机会,和相关监管部门可能推出的法律法规。

在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院长助理王岳看来,互联网销售处方药品可扭转传统的药品销售模式。

王岳认为,网售处方药能打破过去医生给开什么药厂的药、患者就吃什么药的状况,患者可以自己选择哪家药厂的药,并且在网上给出此药的药效评价。

上海第一医药公司副总经理章戈对互联网医疗对优化医疗资源的前景充满期待。“互联网医院加上处方流转平台是推进分级诊疗的一个最好手段。”

章戈说,大医院的医生需要长时间应对复诊的慢性病病人,这部分患者最重要的诉求其实是开药。如果通过互联网医疗解决这一诉求,患者带来方便的同时,大医院专科医生被开药等基础业务束缚的时间也得到解放。

天猫医药馆总经理章泽介绍,从去年阿里的搜索数据可以看出,60%的药品搜索需求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这说明,传统药品零售领域中下沉市场的用户需求没有得到满足,互联网销售处方药实际上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通过集中供给,缩短流通环节,甚至实现给患者送药上门。

“看到一些慢性病的患者,平均一年要买六次药,有的患者一周一次或两周一次,网售处方药的好处就是可以让这些患慢性病的老人不用自己到药店买药,子女们在网上直接购买送药上门。”京东健康医药部总经理金恩林表示,应尽快明确互联网药品销售是否合规。他希望能有条件放开网络药品销售,进行规范管理,并希望政府给出明确的规范要求,避免劣币驱逐良币。

目前,有关互联网药品经营相关的文件,包括2014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关于《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及2018年2月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前者提到,互联网药品经营者应当按照药品分类管理规定的要求,凭处方销售处方药;从事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第三方交易平台经营者,销售处方药应当建立执业药师在线药事服务制度,由执业药师负责处方的审核及监督调配,指导合理用药;同时,还对申请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第三方交易平台经营者,提出了九点必备条件。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长赵鹏对有关法律法规的制定提出建议。他说,法律设立的管制手段应聚焦于问题的实质,对各类商业模式、商业组织形态保持中立,只要能满足法律所规定的实质性目标,避免过多干预。以网售处方药而言,关键在于从业者能否保证处方药的销售是基于真实处方,配送、仓储、个人数据保护、网络安全等能否达到相应标准规范。

(应采访对象要求,王莉、杨红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晨赫 宁迪 实习生 张雅婕 来源:中国青年报

标签:处方药,规范性
责编:左盛丹
质量不断提升 全球市场看好中国黄河大合唱搞笑棉业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