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理财资讯 |正文
通德气枪铅弹量刑标准系王国现状:贝瑞基因股份被冻结 钢铁资产连易主
2019-07-09 20:13:33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作者:
通德系王国现状:贝瑞基因股份被冻结 钢铁资产连易主 2019.07.09 19:31:57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原标题:“通德系”商业王国现状:手上的贝瑞基因股份再被冻结,钢铁资产连连易主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为“通德系”掌门人,今年56岁的吴进良曾在数年时间内控股了1家上市公司、多家钢铁公司,一手缔造了数百亿资产的商业帝国。但如今,这个“帝国”正身陷危机。

7月2日,贝瑞基因(000710,SZ)公告显示,吴进良旗下的成都天兴仪表(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兴集团)所持全部股权遭哈尔滨银行申请冻结。而在2018年11月和12月,天兴集团的持股已经相继被中铁二局瑞隆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隆物流)、浦发银行申请冻结。

要获悉“通德系”的近况,贝瑞基因的公告已是为数不多的渠道之一。“通德系”旗下的天兴集团,目前仍是贝瑞基因第三大股东——尽管此前曾是控股股东。

除了股票冻结的消息,从各媒体零散的报道中,也能窥见吴进良原本控制的部分资产近年正逐渐“离他而去”。比如在去年10月,吴进良旗下的西林钢铁,这个曾经的黑龙江最大钢企已宣布破产。而吴进良此前旗下另一家钢铁公司——达州钢铁,如按上市公司公告显示,最终控制方也变成了中国建材集团。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天兴集团时,则听到了两种声音,一是“正常上班,工资也正常发放”,二是“基本没什么活干了”。

7月4日,天兴集团大门前。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天兴集团债务缠身

一纸申请冻结文书,让吴进良所控制的天兴集团再受关注。

7月2日,贝瑞基因披露称,因债务纠纷,哈尔滨银行向法院申请冻结了天兴集团全部持股。目前,天兴集团持有贝瑞基因股份数量为440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2.41%。而按照7月8日贝瑞基因收盘的股价计算,这部分股权价值超过15亿元。

这些股份已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冻结。2018年底,瑞隆物流、浦发银行也先后申请冻结了天兴集团所持的贝瑞基因股份。以此来看,天兴集团或存在巨额的债务纠纷。

“逾10亿元诉前保全,肯定是有比较严重的纠纷了。”北京市金开律师事务所邓瑜律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如此大的诉讼金额,不排除是多年累积形成的,或者是其他大额交易形成。

天兴集团原为贝瑞基因控股股东,上市公司在名为“天兴仪表”时,是一家主要从事汽车与摩托车零部件设计、生产、加工和销售的公司。2016年底,天兴仪表进行重组,上市公司原全部资产和负债等(主营汽车零部件)被出售给天兴集团旗下公司,并以全部股份支付的方式,作价43亿元收购北京贝瑞和康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重组完成后,天兴集团对贝瑞基因的持股比例降至12.41%。

卖壳前,天兴仪表的经营已多年难见起色。2009年~2016年,上市公司每年的净利润都没超过1100万元,2015年和2016年还曾连续两年亏损。

重组前,天兴集团的日子也不好过。

2015年8月,因天兴集团与大连银行8000万元的借款纠纷,天兴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被冻结;

2016年4月,因天兴集团与乐山市商业银行1亿元的纠纷,天兴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被全部冻结;

2016年6月,平安银行、招商银行、浙商银行、国都证券也相继与天兴集团产生经济纠纷,并申请了轮候冻结。

为解决借贷纠纷和推进重组,到了2016年11月,天兴集团先后将所持天兴仪表19.84%、9.92%的股权转让了出去,对天兴仪表持股比例缩减至29.1%。

转让股份虽让天兴集团收到超15亿元的股权转让款,但截至2017年1月底,其负债依然超过20亿元。最终剩余的贝瑞基因12.41%股权,成为天兴集团的“底气”所在。彼时,天兴集团称,其所持有股权按2017年3月6日的收盘价计算,市值为19.65亿元,“公司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

当年的通德系。图片来源:2009年天兴仪表(现贝瑞基因)公告截图

大学老师与“资本玩家”

7月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前往成都市龙泉驿区的天兴集团总部了解情况。

但公司员工多对公司情况闭口不谈。“我们啥都不知道,那是老板的事情。”一位天兴集团员工对记者说,“我们正常上班,工资也正常发放。”

但另一位天兴集团员工则称现在公司经营压力较大,“我们是做汽车零部件的,去年汽车行业景气度不好,我们也受到了(不利)影响。”他还称,虽然厂子还在经营,但基本已没什么订单了。

天兴集团员工口中的老板就是吴进良,从大学老师转身为“资本大亨”的他,曾先后多次参与国企改制,从而控制一家上市公司、3家钢铁企业。

吴进良出生于1963年,曾在西南财经大学任教。在大学执教期间,吴进良对兼并收购领域颇有见解,并发表过多篇探讨国内企业并购的论文。在中国知网的数据库里,如今仍可以查到他发表的论文:《试论我国企业并购的人员安置》。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1993年起,吴进良从理论走向实践,先后设立了多家公司,并逐步透过这些公司进行了大规模资本运作。其中深圳市同壮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深圳市品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现名为深圳品牌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成都通德实业有限公司等公司,被外界认为是核心运作平台。这些公司后被并称为“通德系”。

吴进良的几次大手笔运作,多发生在21世纪初那几年。首先就是天兴集团,该公司属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旗下,拥有中国兵器行业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天兴仪表。2001年,吴进良参与天兴集团改制,拿下60%的股份从而入主。

2004年,吴进良又拿下四川省达州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达州钢铁)控制权,此后又于2005年获黑龙江省西林钢铁集团(以下简称西林钢铁)控制权。2006欲收购长治钢铁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长治钢铁),但该事宜因受到较大抵触而未能成功。

在吴进良频频出手的背后,也伴随着“国有资产被贱卖”、“职工抗议”、“抽逃资金”、“虚假注资”等诸多质疑声。其中,长治钢铁工会主席徐建国曾对媒体称,高学历高智商的吴进良无意于发展实体经济,而是一心热衷于资本运作。

目前,通德集团官网信息显示,公司主营业务为投资管理,投资领域横跨钢铁制造、药品开发生产、仪表及车用部品研发制造等领域,在10省份均有产业分布。

7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通德集团成都总部,试图采访吴进良本人。但工作人员表示吴进良不在公司。随后,记者留下了联系方式,但截至发稿时,尚未获得任何回复。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通德系”今非昔比

10多年前,吴进良和“通德系”曾大举并购钢铁资产。但10多年后,其“通德系”也已变得支离破碎。

2014年,西林钢铁曾被曝出拖欠员工数月工资,随后又被指负债上百亿、资不抵债。2018年10月,这家黑龙江曾经的最大钢企终于支撑不住,宣布破产重整。

达州钢铁目前似乎也变更了实控方。在中材科技(002080,SZ)的2017、2018年年报中,将达州钢铁列为关联方,属于“受同一控股股东及最终控制方控制的企业”,而中材科技实控人为中国建材集团。

“达州钢铁属于中国建材集团控制的企业。”7月8日,中材科技有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至于为何属于中国建材集团控制,可以去咨询后者。

不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工商登记内容显示,吴进良仍通过旗下公司控制着达州钢铁多数股权。

图片来源:中材科技2017年年报截图

天兴集团也陷入重重困境。“基本没什么活干了……哪里还招人哦?”记者在走访天兴集团时,一位公司员工称。

“从被申请冻结股权的数量上看,天兴集团应该差不多与每家机构的纠纷金额都在10亿或者更多。”邓瑜分析称。

但不是所有通德系公司的近况都不好。

“通德系”的主要资产中还包括医药资产。通德集团持有西藏藏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藏药)超过半数的股权,而从西藏藏药官网来看,公司今年5月公司还再度获得“A级纳税信用企业”。

通德集团还控股了成都通德药业有限公司,而该公司官网的一篇新闻稿中提到:到2018年底,公司保持了10年持续增长的势头。

责任编辑: